目录
万万想不到乳腺癌可以这样治
不为良相 即作良医(序二)

古人认为人生有三不朽之事,为立德、立功、立言也。盖名虽为三,而理实一贯,要之惟求有济于民生而已。夫有济于民生,则人之所重,莫大乎生死。可以拯人之生死,虽韦布之士亦力能为者,则莫若乎医。故良医处世,不矜名,不计利,此其立德也;挽回造化,立起沉疴,此其立功也;阐发蕴奥,聿着医书,此其立言也。一艺而三善咸备,医道之有关于世岂不重且大耶?故上古圣帝辨析阴阳,审尝气味,创着《内经》,垂不朽之仁慈,开生民之寿域,其大《易》、《本草》、《灵》、《素》诸书,炳若日星,为万世不磨之典。厥后亦代有名贤,穷究其理,各有着述,开示后人,以冀其跻仁寿。无如后世习是业者,其立志存心却有天理、人欲之两途。如范文正公虽不业医,而其所言“不为良相,即作良医”者,斯纯以利济为心者也;俗谚有云:“秀才行医,如菜作齑”者,此浅视医道仅为衣食之计者也。夫以利济存心,则其学业必能日造乎高明;若仅为衣食计,则其知识必终囿于庸俗。此天理人欲公私之判也。故细阅《万万想不到乳腺癌可以这样治》之大作,深感汉·黄香公(尚书令)第59世孙建生黄君者,学本家传,道由心悟,确有精研义理,发前人之未发也。文中所述无一字虚伪,必能征信于后人。如此良医问世,岂非医林中之大快事,抑亦病家之大幸事也?故为之序。

玻利维亚共和国中华医学会会长 华佑芳

农历乙未年仲秋书于扶芳斋

IMG_9280.JPG